平淡生活.一(小说)
作者:文胜
平淡生活.一(小说)
      序
  其实很长时间以来,我一直在构思一篇小说。与其说是小说,倒不如说是讲述罢了。生命的过程,有许多令我们意料不到的情节发生。正如此刻,我突然间改变了思维方式,开始讲述什么。
       一
  那一年,大约在三十多年前吧,凤君出生在鄂西北一个小县城的郊外。
  县城是一个古老的驿站。地理位置很奇异,周遭全是大山,东临桐柏山脉,西接神农架,南靠大别山余脉,再往北走,秦岭的余脉延绵不断的压过来,把一个小小的县城,烘托出一个九龙戏金盆的丘陵地带。
  凤君出生那一天,天正阴沉沉的。大把大把的乌云,遮天盖顶的压过来。傍晚时分,一声炸雷响彻了四野,凤君出生了。
  母亲一生共生育了六个子女。凤君最小。从幼年开始,凤君一直在姐姐哥哥们的和母亲的宠爱下,阳光的生活。那个年代,一本小人书或一颗棒棒糖,已足于让周围的小朋友口涎三尺了。童年的时光,一眨眼功夫过去了。

  五岁那年,凤君随母亲迁至城郊。刚来陌生的地方,凤君就显示出与一般孩童不一样的气势。当公社协助搬迁的拖拉机(是五十年代苏联产的那种大拖拉机,四轮奇大,嗵嗵嗵的声音数里外,都能听见,这是闲话呵)一停,村庄里的孩子们一下子围过来,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,眼里都充满了羡慕和好奇。
  凤君怯生生的拉着母亲的手,目不转睛盯着陌生的一切。心中有一种自卫的本能在涌动。

  果然,那一刻说时迟,一群孩子们开始哄叫,并七嘴八舌的讥笑开来。凤君挣脱了母亲的手,返身抽了一根木条,扑向了一大群陌生的孩子群中。见人就抡起木条抽打过去。
  毕竞母亲是调任到这里的村干部,来此以前,母亲一直从土改就担任公社乡长。父亲一直在县城某个大机关工作,凤君从小就一直娇生惯养。加之新来此地,当地的村干部和组长自然笑脸相迎。于是大人们呵斥着自己的孩子们,并一拥而上帮忙搬物件安置一切。
  自然而然的,从此,凤君就成了当地出名的孩子王。也落下个外号:红眼鼓子。(方言)
 
  一切都来的自然,冥冥中,又似乎有一种安排。这仅仅是凤君童年的一个片面。俗话说:三岁看老,从小看大。还真有一定的道理是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二.
  一切都在平平淡淡中度过。时光匆匆,转眼间过了数年。
 
  姐姐们都已入学了。凤君天天和一干的野小子们,在田沟中、渠沟中捉鱼摸虾,十足一个孩子王。
  那个时侯,人们都很纯朴,起早贪黑忙着挣工分。每天早上,当生产队的记工员,拽响那个由破铁钢圈作的钟后,三三两两的村民,或肩扛锄头、铁锨、或其他的农作器械,开始了一天的劳动。
  母亲也天天和村民们打成一片。时而下地劳作,时而去公社开会学习。那时正号召农业学大寨,工业学大庆。田野里到处插着各色的旗帜,三五个民兵背着半自动步枪在巡逻。呵呵,现在想来也真有意思,那叫小心阶级敌人呗。

  凤君也就在这快乐的童年中,不知不觉的度过了,一晃进入了少年时代。
  一九七五年,凤君在一次失水过后,被母亲早早的送进了学堂。
 
  那次失水,还别说,差点要了凤君的小命。
  那年代,农村里都有堰塘蓄水,并安排专职的人从县城化肥厂抽水,以浇灌农田。这水多少对堰塘的鱼儿都有杀伤力吧。那天,小伙伴发现村后的一口堰塘中,许多鱼儿漂起了白肚,立马飞快的跑回村子告诉凤君一帮小伙伴。
  大伙一听,立即欢叫着各自跑回家拿上簸箕、篾筐去捞捕小鱼。那个欢畅啊,真无法言愉。
  凤君一贯是人小胆大。他一人顺水一个劲捞了不少小鱼。得意中,他竞忘了有危险在旁边。齐肩的水面上,有几个稍大的鱼儿在半死不活的游动。凤君一见,一个猛子扎过去,想抓住那鱼儿,殊不料,堰塘中正向农田排灌水呢。排水口在凤君前一米处,形成了一个旋涡,一下子把凤君一口吸进了排水管中。
  小伙伴们傻眼了,只见凤君的两只小手在水面上乱舞,谁也不敢下水拉一把,吓得大声尖吓。
  万幸,真是万幸。恰好有个专职负责放水的农户从此经过。那农户一见,铁锨一扔,衣服也没脱跳进水中,一把把凤君扯出水面。并立即放在堰埂上,连按了凤君的肚子几下,凤君脸色苍白,吐了几口化肥水,吓哭了。
   母亲知道后也吓坏了,并立即把凤君送进了学校,开始了凤君另一种生活了。
  
   从那以后,每年过年初一一大早,凤君在母亲的授意下,去给那农户拜年。不管怎么说,没有那农户,凤君的小命早就呜呼了也。救命之恩,岂能忘掉!
   直到几年后那农户一家去了新疆支边,再也没有消息了。
  
---待续07/03/26

 
上传时间:2008-01-12 22:44:23   【评论】  【关闭

 

文胜的诗家园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